五克深吻

楼.


        老家的房子是有个长廊的,无窗的吊脚楼,隔着家门前那条有些冰凉的河,我总能看见那破败的角楼。
        老人们说 ,那是什么将军生前决斗的地方。怪不得。怪不得我总能者见破败的楼里,端坐着,身披胄甲的男人,他大概很久没刮胡子了,总是坐着,总是一言不发的擦着他的剑。总是,温柔的盯着一卷书卷。
        有天晚上,我没睡着,便又到长廓里去看那破败的角楼。我看见,月光余晖下,披着金甲的将军肆意地舞着剑,式式刺人招招要命,不禁, 有些入迷。他突然大笑出声,然后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我,“女娃娃, 你看得见我?"声音从在他一 张一闭的嘴里发出,不知怎么,进了我的耳里。
       “你…您在问我吗?”
       “果然看得见。这几百年来,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的人。 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那我陪您说说话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好像吃了一惊,一会儿戏谑的表情又出现在他脸上,“我可是别人看不见的东西,你不怕?我要想杀你,轻而易举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正二品神武将军,披金甲,束冠发,腰的配御剑,战沙场卫国家, 无一不是尽忠尽善尽情之人,怎会无缘无改杀我?”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,你这女娃娃厉害,眼睛毒,识货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我听见我不知道为什么开了口,“为什么坐在那?为什么在..”
       “我在等人。我…与人有约。我生前没放过他,等我成了这样也没肯放过他。他会来的。一定,会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没说话 ,我只是又看见他从怀里掏出了那一卷书册,像是古时进京赶考的书生常备的, 眼神温柔得出奇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,他又舞起了剑。而我,知道了一个美丽的故事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