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克深吻

试阅=w=仅参考,以实物(正文)为准

来来来,下注了啊,反正是年下,肖主任直向,盛潇是攻,over🍳🍳几成熟?2333
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永安一年中最难熬的时段,就是十月底十一月初的那几天,天已经很冷了,没开始供暖。


城郊的西山自然保护区平均温度比市区还要低五度左右,这里刚下过一场小雨,地面湿漉漉地浮着一层冰冷的水汽,满地落叶里间或站着几棵松树,松针是绿的,却仿佛没了鲜活气,只留下了一具长青的躯壳,在沉寂的深秋里慢慢地熬。


 


西山对外只开放了一小部分,作为旅游景区,这里规划得相当敷衍——景点就一个“红叶坡”,不高,沿途没什么名胜,四十来分钟就能爬到山顶,山顶有个循规蹈矩的庙,整个景区弥漫着“懒得营业,爱来不来”的气质。


两场秋雨过后,红叶都掉秃了,也没什么游客过来找气受,这会不年不节,红叶坡上更是安静得能听见道旁穿林的风声。


 


肖征夹着公文包,双手插在大衣兜里,直接走员工通道来到了小庙的后院。他三十来岁,长得很端正,宽肩窄腰、浓眉大眼,鼻梁上架一副眼镜,有点不苟言笑的样子。


后院有个老僧在扫地,老远看见他,就笑呵呵地打招呼:“肖主任来啦?”


 


“您忙,”肖征步履匆匆地冲他一点头,又问,“宣教没走吧?”


“没呢,”老和尚回答,“正上课呢,您找他可得等会。”


 


肖征皱了皱眉:“今天他不是上午的课?”


老和尚笑了笑,含蓄地说:“上午有事耽搁了吧。”


 


肖征从鼻子里喷了口气,心说:他能有狗屁事,准是又睡过了。


 


跟老和尚告别,肖征从后门出去,走过一条写着“游客止步”的小径,就进了一片树林。就在他走进那片树林的瞬间,周围忽然凝起了厚厚的白雾,能见度迅速降到了一米以内,肖征站在原地等了片刻,一道白光飞快地从他身上扫过,随后一声轻响,他脚下那一小块地面漂了起来,载着他穿过浓雾。


五分钟以后,肖征身边浓雾散尽,他来到了树林深处——那有一座风格古朴的二层小楼。


 


楼门口赫然是一对持枪岗哨,见肖征过来,齐刷刷地立正敬礼。


 


大门缓缓朝两边分开,人声忽地涌了出来——那小楼里竟然是一个颇有现代特色的大厅,门口是前台,一楼是等候区,二楼有一字排开的二十来个办事窗口,带着工牌的工作人员们一个个忙得脚不沾地。


 


“肖主任。”


“主任好。”


 


肖征飞快地冲众人点头,问前台:“宣教今天在哪上课?”


前台翻了翻日程,告诉他:“基础理论区,阶梯五。”


 


这建筑从外面看只有两层,可大厅中间却居然有一排电梯井,十来个电梯,人来人往,没有一刻停息,片刻的功夫,进进出出能有百十来号人,就跟从地里冒出来的一样。


 


电梯里没有楼层按钮,只有一块触摸屏。肖征输入了“996-01-05”,电梯里传来机械的女声:“第九百九十六层,基础理论区,五号阶梯教室。”


电梯“嗡”一下,发出长而微弱的尖鸣,两三分钟后,轻轻一震,电梯门朝两边打开,正对面就是一间大阶梯教室。


 


肖征进门后在最后一排随便找了个地方,这会正中间讲台上的多媒体设备正在放视频。屏幕上是一道大裂谷的俯拍画面,视觉效果相当震撼。


那仿佛是大地的伤口,绵延数千里,看不到头,裂谷中滚滚流过的不是河水,而是岩浆,两侧是滚烫的沙漠,寸草不生,深谷地下回荡着龙吟似的“隆隆”声,被三百六十度音响放大,整个教室都跟着震颤。


 


随后,一个男人出现在屏幕中央,他身披盔甲,手里拎着头盔,长发曳地,英俊的脸上混杂着说不出的癫狂意味。一步一步地走到崖边,男人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来路,笑了笑,然后纵身跳进了深渊下的岩浆。火焰高高地喷起,旌旗似的,融金化玉的岩浆一口将那男人吞了下去,他在被吞没的一瞬间猛地仰起头,镜头给了他一个痛苦中混杂着快意的特写,随后,片头跳了出来——《暴君》。


 


视频结束,教室里的灯亮了起来。


 


“都知道这电影拍的是什么吧?”一个有些低沉的男声响起。


 


肖征循声望去,只见那人坐在第一排桌子上,说话间,他懒洋洋地把伸出八丈远的长腿收回来,端起保温杯喝了口水,这才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走上讲台。


底下有人“嗡嗡”地小声回答:“齐高祖自尽。”


 


“嗯,”讲台上的男人高挑、瘦削,脸上几乎不见血色,苍白得有点病态,绝对不是青春洋溢款的,但似乎也没有什么风霜痕迹,一时说不准究竟多大年纪,“这是我助教从网上下的宣传片,最近还挺火,不过还没看过的我建议你们别去了,预告片里这镜头基本是照《指环王》抄的,人跳进岩浆里不是这个造型……”


他说着,目光扫过来,看见最后一排的肖征。


肖征冲他打了个手势,那男人顿了顿,冲他点了下头,继续对学生们说:“国外有人做过模拟实验,如果一个人掉进岩浆里,还在半空中的时候,皮下的油脂和内脏就烤焦了,血会蒸发,将干未干的时候口感最好,尤其那些体脂率高口又重的,更有滋味一点。然后外焦里嫩的你会把粘稠的岩浆撞出一个洞,岩浆可能会炸出一簇小火花,欢送你去往生。”


 


肖征还没来得及吃午饭,活生生地让他说饿了。


 


“当然,这说的是普通的岩浆池,‘赤渊’里流的不是普通岩浆,齐高祖盛潇也不是普通人——今天就到这吧,明天上课之前,你们每人交份作业,给我讲讲这个过程应该是什么样的。”


 


“宣教官,”有个学生“喵”声问,“什、什么过程?”


男人笑眯眯地回答:“关于这位陛下是怎么熟的,几成熟。”


 


学生们的脸上纷纷浮起菜色。


 


“还有别的问题吗?”男人捡起扔在前排的外衣,“没有的话,记得在你们的论文里阐述理由,每一条理由我都要看到文献出处,一万到一万两千字,好,明天见。”


 


学生们一个个好像被当堂诊断出了绝症,整个教室都充满了沉痛与绝望交织的气息。


宣教官自在地穿过这种气息,屈指扣了扣肖征的桌子:“去我办公室。”


 


宣教官的办公室门上贴着他的名字——宣玑。


一推开门,里头就像个蒸笼,门窗紧闭,空调“隆隆”地喷着暖风,两位门神似的电暖气一边一个。他办公桌旁边有个小茶桌,也不知道烧的是气还是酒精,反正小火苗挺稳,他也不怕着起来,居然就敢在办公室里放着明火出门讲课。小火上架着个陶罐,里面不知道煮着什么,隔着盖都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。


 


肖征把外衣和围巾都脱了,整齐地叠好放在一边,一会功夫,额角已经浮起了一层热汗。


 


“小伙子年轻,就是火力壮啊,”宣玑“啧”了一声,“冰箱里有冷饮,爱喝什么自己拿去。”


“您这儿怎么会有冷饮?”


 


“哦,上礼拜人事的老梁在我这中暑了。”宣玑说着,把双手虚虚地悬在陶罐上,借着热气暖手,阶梯教室里恒温26摄氏度,他的手指关节却泛着那种冻僵了似的青白色,用热气蒸了好一会,指腹上才迟钝地泛起一点浅淡的血色,“我早跟他说,太胖了不好,年纪轻轻就这高那高的——稀客啊肖主任,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?”


 


肖征瞥见墙上的温度计显示室温三十七度五,把衬衫袖撸到了胳膊肘,感觉此地不宜久留,于是直接跳过寒暄过程,长话短说:“十月一的时候‘大峡谷’出事,您知道吗?”


 


“听说了,”宣玑一点头,“景区封闭期有逃票的游客被困,搜救队的二把刀们一不小心炸了山谷,差点把营救目标活埋在里头,那几位的处分决定下来了吗?什么时候送我这回炉重造?”


 


“处分挨处分是肯定的,”肖征说,“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当时我们接到的营救任务里,目标只有五个人,可是救出来六个。”


“哦,是吗?”宣教官听完一脸严肃,“这么危险的荒郊野外,哪位英雄母亲生的?了不起!男孩女孩?”


 


肖征:“……”


 


宣玑笑眯眯地从陶罐里倒出一碗黑乎乎的药汤,品茶似的嘬了一口:“又撂脸色,从小就不识逗,行吧,我不插嘴了,你接着说。”


 


“多出来的第六个人是个青年男子,事后被困游客都反应不认识这个人,是在大峡谷里碰上的,”肖征沉声说,“我们的技术人员在事发现场检测到了一些无法解释的能量残留。”


 


宣玑:“有这个人的照片么?”


“所有拍到他的影像都是糊的,”肖征说着,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夹子,取出一张照片,“除了这个。”


 


宣玑的目光透过药汤氤氲的蒸汽,落在那照片上。


 


那其实是张景区事故现场的照片,拍照的时候不小心把远处的人也圈进了画面里,都是背影,几个刚获救的倒霉蛋被医护人员围着,其中一个落在边缘的背影只有半个身体入镜,却不知为什么,让人一眼扫过去,就觉得这人什么地方怪怪的。


 


“您仔细看,这个人身上的衣服和鞋。”肖征说,“每一件都能在其他五个人身上找到一模一样的,这双鞋甚至是女鞋……就好像是他先观察了这些人穿了什么,有意模仿他们一样。”



想看鹤太17年高考阶段的日常,翻到17年八月份的时候,lofter闪退了。

我恨啊。

鹤太是一个月发五十条lofter的人啊1551


啊!!!!!

我爱鹤相欢啊!!!鹤太人生方向!!!


【虫铁】Peter Park工业?长大后的小虫是什么样呢?


[虫铁] Peter Park工业。
主演:Peter Park x Tony Stark。
ooc警告!我超爱总裁pp!耶!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Peter毕业后,Tony Stark 已经很久没见过他

      偶然的一次商业竞标,Tony Stark注意到,Stark工业多了个名叫"Peter Park工业”的竞争对手,当时,心里的某根弦就像被狠狠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 Tony Stark只得又暗自过来安慰自己:肯定是重名,那孩子那么温柔,怎么会来搞军事工业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他在隔了一排的座位上看见了眉眼已经彻底长开了的Peter Park,穿的是黑衬衣蓝西服,打着很好看的领带,有一种属于商业精英的…气宇轩昂,好看得让人想多看上三分。

      除了震惊,Tony Stark心里还生出了一份窃喜,他想:这孩子这么久也没怎么变,居然连公司名也学他的,就像很久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他侧目盯着Peter看了很久,就像是好几辈子没看过了一样。Peter 已经长高了很多,修长的双腿被西装裤展现得很好,站起来一定比他高了。领子上扣着金色光泽的领针,应该是用了个很用心的管家,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整整齐齐,俨然已经是个有些深沉成年男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可他看见Peter不自觉的用脚打着拍子,手也有些调皮的在翻转,时不时还会扭头和身边的助理说两句玩笑话,一笑起来的两颗虎牙。

       Tony Stark在心里晒笑到:怎么长大了还有一股牛奶糖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 整场竞标,Tony Stark都忍不住的往Peter Park方向送去目光,有些害怕被发现,却又有些期待被发现。可是那孩子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怎样,一直没有回应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Peter Park工业上台发言竞标时,Tony看着不远处的发言台上,侃侃而谈的Peter,悄悄的在心里叹了一声:到底是长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些年来,Tony Stark 还是那个Tony Stark,仍然是个喜欢凹凸有致,腰细腿长的花花公子;仍然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天才科学家;仍然是个有些充满正义感的军火头子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……只是在路上看见高中生,总是忍不住想起谁。

        Peter毕业后就出国留了学,一开始两人还有联系,后来,联系,也就断断续续断断续续,再后来也就断了。于是这么多年,一直没有任何联系。Tony stark也没想过,再相见时,居然已经变成了竞争对手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 什么都变了,除了那孩子身上的一股乖劲没变。

        “Stark先生? Stark先生?"

        Tony Stark回过神来,发觉Peter 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座位跟前,竞标已经结束了,人们正在退场。

        “K……Kid?”Tony stark心里有股暖流在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    “是我。 祝贺Stark 先生又拿下了这次的竞标,看起来,要和先生您竞争还需要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 Peter很礼貌的笑了笑,Tony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,和他面对面着。

        Peter已经比他高半个头了,深遂的眼里七分笑意,还有…三分Tony看不懂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对,是Tony一直以来都没看懂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真没想到,睡衣宝宝居然会来做军事工业, 你小时候我还以为你以后会当个幼儿园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 "Stark先生,过了这久您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。”

       两个人交谈着向外走,时间过得分外的快,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    Tony很自然地向自己的跑车走去,突然peter从背后拉住了他的衣角,可怜兮兮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 ”Stark先生那么多年没有想过我吗?"peter都语调比起刚才,兀的软上了三分。

        Tony Stark心里咯噔一下,想:怎么出国一趟,回来刚才变得这么会撒娇了,就像是刚出生的小兔子一样奶里奶气的。 

        于是愣了一下,说:“没有……但算是想过一两次吧。” 

        那stark 先生能赏脸,一起吃个饭吗?” 

        Peter还在拉着他的衣角,可怜得让人怀疑他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Tony握住peter的手,他感觉有些冰,正在犹豫要不要放开,Peter就顺手把他的手包进了手心里,欢天喜地拉着他走向自己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 Tony Stark 刚被塞进副驾驶就感觉到了,现在是冬天,车上却一点也不冷,暖气开得很足,给了Tony Stark一些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 车载空调好像开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 Tony Stark记得,刚刚意标时,Peter 低头看了会儿手机,Tony本来以为他是在玩,现在看来他应该是在提前打开车上的空调。 

        “Kid,你很怕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Peter正在扣安全带,听到Tony开口,抬起头来看着他,眼睛亮晶晶的,说:"没有,我不是很怕冷,不过. Stark先生不是很怕冷吗?”

        ???stark大大的脑袋里充满了小小的问号。他想:所以Peter是为我开的空调吗?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还记得我怕冷!这就是peter在乎我的表现!这孩子果然没变,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贴心!这证明PE的这么多年都把我放在心上!

        Tony Stark 一边想,一边心情好上了三分,一路和Peter高谈阔沦,Peter就边开车,边温柔的回复他,画面十分的好看,就像是出门旅行的小情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餐厅,红酒,银烛,交杯换盏。

        Tony Stark今晚心情格外的好,喝了不少,这时脸有些红。抱着peter迷迷糊糊地不知道说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“Stark先生? Stark先生 ?怎么喝成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 “Peter,you are so cute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Stark先生?要我送您回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, 我要和睡衣宝宝在一起 。我还想吃甜甜圈,就像peter一样甜。”Tony Stark脸红扑扑的,神态有些娇憨。

        "Stark先生,您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吗?” 

        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啊,Stark先生。” Peter勾了勾嘴角,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。眼里的笑意已经退去,盛满十分Tony之前看不懂的,绵绵无绝的情意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Tony Stark 第二天早上在peter的床上,腰疼到醒来,他才意识到,床边那笑嘻嘻的看起来人畜无害地叫他起床吃早餐的男人,根本不是什么可怜巴巴的小奶兔,而是一只学会了撒娇来伪装自己的狼。

        靠,真疼。Tony stark在心里骂道。

END。



写在后面:呜呜呜呜呜呜呜有没有人知道有什么能自动首行空两格的码字app吗?!一直自己空格的难受哭辽!!!!

【虫铁】Tony Stark先生变成Peter Park后?

灵魂交换的某一天。
主演:Peter Park x Tony Stark.
友情客串:Happy  and  Ned
我该怎样扮演好我深爱的你?我该怎样才知晓你苦涩?

事情发生在一次意外之后,Peter Park与Tony Stark乘车前往复仇者联盟总部时,途中不幸出了一场车祸。

Peter缓缓醒来的时候,看见的是医院白得有些刺眼的天花板。然后看见的就是床边的“自己”的脸。

耳边刺啦啦响,让Peter猛然生了个可怕的念头:我应该是已经死了。

“Stark先生,I'm sorry。以后不能和你一起做实验,呜呜呜呜呜....诶?我的声音为什么那么像Stark先生?”

然后Peter看见床边的“自己”脸比锅底还黑,接着就听见“自己”说:" Kid,我猜你以因为自己死了。”典型的Tony Stark式嫌弃。

“??? Stark先生???What?为什么你在我的身体里??那我现在是... ?”

一面镜子突兀的出现在Peter面前,然后他在镜子里想看到了Tony Stark 的脸。一时间Peter有些头大。

“如你所见,Kid。我们们好像交换了身体。”Peter看见“自己”翘着二郎腿,一脸 Tong Stork式表情。

“哦!天呐!那我现在变成Tony Stark先生您了?那我就可以穿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了?还可以去Stark工业上班?是不是还可以出席国会?会不会有舞会邀请?...”

"kid! Stop." Tony Stark很好奇,这个孩子究竟是在怎样的环境下成长,才能在交换身体这种大事下,如此乐观。

“这些我一会儿再告诉你。现在最重要的是: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们交换了身体,在你醒来前的两个小时,我已经努力学着你的样子在这坐了两个小时。”

Peter想起醒来看到一脸”Buing Buing"的自己,心里有些震惊:原来Stark先生眼里的我不只是睡衣宝宝还是彩灯宝宝吗?

在Peter神游时,不知不觉Tony Stark已经说到了尾声。

”总之,在我找到解决方法前,kid,你要当一段时间的Tony Stark了。kid?kid ?"

“什么? Stark先生?"

“刚才我说的你记住了吗?”

“嗯....我可以去Stark工业上班了?"

“Emmm ...ok,差不多。刚刚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,收拾收拾准备出院了。还有,不要用Tony Stark 的脸露出一副宝宝的神色。”Stark下意识的推了推鼻梁,却发现鼻子上没有墨镜。

“All  right.我也还不太习惯。”

Peter被人架到Stark工业大楼里时,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。

他非常想要像平时一样扑到天花板上爬来爬去,或者是飞奔出窗,用蜘蛛丝荡遍整个城市上空。可他都没有,他只是维持着一种“礼貌又不失尴尬”的微笑,笑得周围的技术人员毛骨悚然。

毕竟在Peter的心里,Stark先生一向都是和蔼可亲又香甜可爱的大英雄形象。只不过Peter 忘了,Tony Stark 平时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一样,所谓的”香甜可爱“大既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有色滤境。

“Stark先生,我们与巴基斯坦的订单进度已经完成了80% 。现在只需要完成一些后绪工作,大概一个月后就能交接。”

“Ok,你们干得很好。”

旁边的人迅速且震惊地交换了一下眼色,传递着“Stark先生在夸我们?!”“好像是的!!”的信息。然后大家受宠若惊的道谢并识相滚蛋,谁能知道Stark先生下一步会是什么样呢。

Peter终于艰难地来到Tony的办公室,有些惶惶不安,不知道该站该坐。这时,突然敲门的Hapy把他吓得一屁股坐到了电脑椅上。

“H... Happy先生,你..你有什么事吗?”Peter感觉有些发凉,大概身上这属于Stark画风的西服后脊已经湿透了。

“What ?你叫我什么呢?你不会是跟Peter Park那个小朋友一起出车祸过后就学起他了吧。”

Peter心里暗道:因为我就是Peter Park啊 。

“这有几个报表,你签一下字,晚上Rhodey先生说要你去国家安全院那边一趟。”

“国家安全院?那我是不是就可以穿钢镆机甲了?哦,天呐,这太令人激动了。Stark先生说过……呃,我是说,我觉得可以试式穿星期五去。许竟我(Stark先生)一直认为星期五是匹难以驯服的野马plplplpl…”

在Peter Park用着Tony Stark的身体展示着Peter式激动的同时,Tony Stark在学校也结结实地体验了一回Peter式受气.

Tony Stark 本以为Peter在他面前那么乖巧是因为崇拜他,但他身为蜘蛛侠在学校应该也会和他一样横得跟个二五八万一样(?)。

于是, Tony Stork背着青春洋溢的书包,手总是无意识地去推不存在的酷酷墨镜。充满着“我是小蜘蛛,我除了stark先生我谁也不怕”的气息,走进了校园。

但Stark接收到的却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信号。

“Hey! 屁得!昨天怎么没来上课?哟,胳膊怎么了?是不是昨天和你的蜘蛛朋友一起行侠仗义的扶老奶奶过马路给摔的?”

紧接着周围爆发出一团哄笑。

Tony Stark 的眼睛越来越冷,他差点脱口而出“小朋友,我觉得你需要你的父章教教你该怎么说话。”

但钢铁使毕竟是我钢铁侠,他只是握紧了Peter的书包带,"让开。”

走了两步,身后又传来此起彼伏的“屁得!屁得!屁得!”

我们的Tony Stark先生可没想过睡衣宝宝在学校过的是这种日子,黑着脸走了几步,Ned突然不知从哪冒了出来。

“Peter,我听小道消息说你和Tony Stark先生一起出车祸了?谢天谢地你没事。Tony Stark先生怎么样?"

“他很好,和之前一样强壮而充满智慧。”Tony Stark有些许自恋的说道。

“??? Peter ?真的是你吗?”

Stark中感觉空气都都凝固了,内心有一万个睡衣宝宝在到处狂奔,张口闭口都是被发现了!

“你以前明明只说Tony Stark先生可爱的。”

“what ?我以前真的这样说过?“

“当然了,你还经常夸Tony Stark先生睫毛长,搞得我有一段时间怀疑是不是爱上他了。”

Tony Stark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,只觉得脑子嗡嗡响,嘴角却无法抑制的上扬。
……

这边Peter Park带着星期五到了国家安全院,也是吃了一大口他最不愿吃的苦瓜派。

国会那边忌惮钢铁侠,又依赖钢铁侠,想让他付出又不会给他回报,想要他的钢甲保护国家,却又不想让Stark一家独大。

一次,又一次地,让他交出钢铁甲。

Peter听了不到半小时,烦燥就充斥了他的大脑,他募地开始心疼起那个看起来战无不胜的男人来。

人人敬他, 又人人怕他。

人人都只知他强大,却无人知他因强大而背上的担忧与害怕。明明过得这么苦, 怎么还把自己唯一的那一分甜给了Peter。

“交出钢铁甲,免谈。”

然后他大步向外走去,他知道现在学校已经放学,Stark先生在家等他。

“Stark先生!”

"I'm here. kid." Tony Stark坐在沙发上,又换上了Tony Stark 式坐资和Tony Stark 式表情。

Peter急急忙忙跑到他对面坐下。

“Stark先生!”

“我有话跟你说。” “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几乎同时响起的两句话,二人的默契便轻易地显现出来了。

“您…您先说。”

“我知道你去了国家安全院,那些事你不必在意。那些人总那样。”

Stark缓缓地说着,语气间有了些心疼和微妙的苦涩。

“怎么可能不在意。不过学校的事,Stark先生才是……”不必在意几个字被Stark的眼神卡在了Peter的喉咙口。

Tony Stark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眼睛,仿佛一个不留神,Peter就会消失。

“如果你以后在学校还是那种待遇,我就不让你去上学了。还有, Kid,你夸我睫毛长证明你很有眼力,但下次时用英俊来代替可爱在你朋友面前形容我。OK?”

“Stark先生,您都知道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可是Stark先生真的很可爱。 ”

“……”

“Stark先生你为什么在偷笑?"

“……”

“Stark先生,以后无论什么,我们都一起走下去,好不好?"

“好。”

END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小虫王子和stark王子过上了幸福而快乐的生活(耶)。   

2018.9.7

「虫铁」Tony Stark先生变成5cm小人后?

[虫铁]OOC警告!
Tony Stark 先生变成5cm小人后?
主演:Peter Park x Tony Stark
友情客串:蚁人。斯科特.朗

随着下课铃的敲响,Peter第一个冲出了校门,他照常地来到皇后区的批萨店。

“Hey, Peter!老样子?”

“是的,要一个爱尼套装,还要一个40cm的披萨。”

“披萨 ?你一个人吃得完?” 老Tom的脸上照常洋溢着友善的微笑,Peter是他这的常客,但从没点过披萨。

“是带给Stark先生的,今天Stark先生邀请我去他的实验室参观。”Peter虽然已经压低了语气,但孩子扬扬得意的神色在他脸上却仍然藏不住。

“噢——给,你的套餐和披萨,祝你参观愉快。”
……
”Stark先生! Stark先生!”

空旷的实验室里,星期一到星期五整齐的排列着,Tony Stark却不知所踪 。

“Stark先生去哪了?”

彼得一屁股坐在实验台前的凳子上。但也没忘记把披萨放在离实验台较远的桌子上,Stark先生可不喜欢实验台上有食物残渣。

“kid! kid!”

彼得突然听见Stark先生有些微弱的声音,他四下张望,却没有看见Stark先生的踪影。

"Stark先生,你在哪?”

"I'm Here !我在你面前的桌子上!”

Peter随着声音的指引,在终于在室验台上找到了小小的Stark先生。

"Oh!My God! Stark先生?What happened?你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小?”小虫捂住嘴,露出惯有地惊讶表情,"You are so cute..... "(小声BB)

“Kid! 听着!现在我有大麻烦了!我刚刚在研究斯科特的转换器的时候,一不小心把自己变小了... …”Stark先生有些沮丧地坐在墨镜盒上,“Kid !What are you doing ??"

Peter忍不住从包里掏出直尺,对着Stark先生测量了起来。

”Stark先生!你只有5cm小了 !”Peter惊呼起来。

“……”

“Stark先生,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?”

“Kid。我没事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,我认为我可以搞定这一切。我现在最大的问题是:我很饿。”

“我买了披萨!”

Peter一把抄起小小的tark先生迅速地跑到放有披萨的桌子旁。

“kid ! Slow!"

小心翼翼地把七荤八素的Tony Stark放在桌上,Tony Stark有些晕眩,但还是推了下墨镜,说:“Thank you. kid."

"Stark先生,你没事吧?”

“I'm fine,但是下次你带着我走,麻烦走慢一点。 Right ?"

“Ok.”

Tony Stark艰难的翻上披萨盒的边缘,中途有几次Peter想帮他,都被他用一副“I'm fine.I'm ok. I can. Don help me. I'm best."的表情吓得收了手。

"Sir, 披萨对你会不会有点…大了?”

”Emmm.. kid,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,Ok ?”

……

“Stark先生,我好像要回学校上晚修了,要不然我通知其他人来照顾你吧?比如Happy先生?“

“No!Kid!你不能告诉happy!”

“那,你要和我一起去学校吗?”

“Emmm ...”

“我可以把你放在我的文具袋上,这样我上课的时候也可以照顾到你.”

“Emmm……0K!我允许你带着我去,但是,kid,我不需要你照顾,我自己能搞定。”Tony Stark坐在桌沿边翘着二郎腿,带上了自己很酷的墨镜

Peter在上课铃响的前一秒才走进了教室,本来他可以用蜘蛛丝很快到学校的,但Stark先生被他捧在手上,Stark先生又昏” 蜘蛛号客机”,所以他一直以20迈的老年人速度,慢慢慢慢慢地走到了学校。

而5Cm的 Tony Stark,愉快地在Peter手上翘着脚(jio)。

这节晚修上的是物理,Peter听得格外认真,Tony Stark撑着下巴躺在Peter的文具袋上。

"kid, 你每天学的东西都这么无聊吗?."

“我上学的时候学的可比这有趣。”

“kid, 这就是你们现在的试卷吗 这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。”

"kid.哦!那个老头说错了!黑体实验怎么能这样解释!”

“是的,Stark先生,每天都这么无聊。”

“是吗?以后您也可以教教我 ?怎么样?”

“Stark先生,平时的试卷比较简单,不过上次华盛顿的那竞赛听说很难。不过我没去成。”(耸肩)

“哦?那Stark先生能和我说说怎么解释吗?”

Tony Stark和Perer Park,你一句我一句。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。Peter脸上的笑容情不自禁一点点扩大,语气也是越来越轻缓,Tony Stark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在Peter的桌子上蜷成了小小的一团。

……

“唔..... kid? 我在哪?”

“Stark先生,你醒啦。刚刚上晚修的时候你睡着了,下晚修我就送你回家,半路碰到了斯科特先生,所以我先和斯科特先生去了他的家里,让他帮你恢复了大小,他承诺这件事他会保密。然后你变大了,我谁备把你扛回你家,但走到一半我发现我不知道你的钥匙在哪,所以我只能把你带回我家了,梅今天刚好不在家,所以这是我的卧室。” 

“All Right. ”Tony从床上撑起来,看着Peter说。

“Stark先生你现在要回家了吗?”

“嗯哼?是的。" Tony站起来,去拿衣帽架上的外套。想了想,又转过身来,“kid?你好像不大开心?难道你不喜欢我恢复吗?”

“Stark先生恢复了,我很开心,可恢复了过后,我就不能一直和先生时时刻刻呆在一起了。而且…5cm的Stark先生是真的,很可爱。”Peter盯着Tony Stark的眼睛,认真地说道。

Tony Stark叹了口气,大步走回来,用力地揉了揉Peter的头。

“明天还来实验室吧,我教你有趣的物理。还有…thanks.”

然后,酷酷的Stark先生,带着有些可疑的脸红,初大步流星的走了。

直到大门关门声响起时,呆滞的小虫才反应过来,在房里高兴地连翻了好几个跟斗。

第二天

“Stark先生?Stark先生?”

"kid! kid!!我在这!!我在研究洛基权杖的时候!一不小心触动了魔法!!!”

"Oh! Stark先生! 这次你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小仓鼠!”

所以Stark先生到底是不是故意的,只有他自己能知道了吧♡⸜( ´ ꒳ ` )⸝♡︎

      END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8.31

虫铁小甜饼是我每天快乐的动力源泉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

楼.


        老家的房子是有个长廊的,无窗的吊脚楼,隔着家门前那条有些冰凉的河,我总能看见那破败的角楼。
        老人们说 ,那是什么将军生前决斗的地方。怪不得。怪不得我总能者见破败的楼里,端坐着,身披胄甲的男人,他大概很久没刮胡子了,总是坐着,总是一言不发的擦着他的剑。总是,温柔的盯着一卷书卷。
        有天晚上,我没睡着,便又到长廓里去看那破败的角楼。我看见,月光余晖下,披着金甲的将军肆意地舞着剑,式式刺人招招要命,不禁, 有些入迷。他突然大笑出声,然后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我,“女娃娃, 你看得见我?"声音从在他一 张一闭的嘴里发出,不知怎么,进了我的耳里。
       “你…您在问我吗?”
       “果然看得见。这几百年来,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的人。 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那我陪您说说话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好像吃了一惊,一会儿戏谑的表情又出现在他脸上,“我可是别人看不见的东西,你不怕?我要想杀你,轻而易举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正二品神武将军,披金甲,束冠发,腰的配御剑,战沙场卫国家, 无一不是尽忠尽善尽情之人,怎会无缘无改杀我?”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,你这女娃娃厉害,眼睛毒,识货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我听见我不知道为什么开了口,“为什么坐在那?为什么在..”
       “我在等人。我…与人有约。我生前没放过他,等我成了这样也没肯放过他。他会来的。一定,会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没说话 ,我只是又看见他从怀里掏出了那一卷书册,像是古时进京赶考的书生常备的, 眼神温柔得出奇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,他又舞起了剑。而我,知道了一个美丽的故事。